<ins id='kge8s'></ins>
  • <span id='kge8s'></span>
      <acronym id='kge8s'><em id='kge8s'></em><td id='kge8s'><div id='kge8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ge8s'><big id='kge8s'><big id='kge8s'></big><legend id='kge8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i id='kge8s'><div id='kge8s'><ins id='kge8s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 id='kge8s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kge8s'><strong id='kge8s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tr id='kge8s'><strong id='kge8s'></strong><small id='kge8s'></small><button id='kge8s'></button><li id='kge8s'><noscript id='kge8s'><big id='kge8s'></big><dt id='kge8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ge8s'><table id='kge8s'><blockquote id='kge8s'><tbody id='kge8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ge8s'></u><kbd id='kge8s'><kbd id='kge8s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kge8s'></fieldset><dl id='kge8s'></dl>

            再不愛就老瞭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  火車“轟隆轟隆”地開著,聽上去沉悶極瞭,我和曉旭無精打采地坐著,眼神空洞無物,心裡有說不出的悲涼。

              本來我和曉旭是對情投意合的戀人,可她的爸媽撂下狠話,堅決不同意我們交往,原因是我窮,不能夠給她女兒帶來幸福。可幾天前曉旭神話般來到我居住的城市,她說她是偷著來的,來瞭就不走瞭,相思的滋味簡直不是人受的,所以要和我結婚,任何人也反對不瞭。

              實際上我更加思念曉旭,沒有曉旭,我這輩子絕對不會再燃燒激情瞭。可是兩天一過我冷靜瞭下來,我不能為瞭一己之私而耽誤曉旭,同時也傷害瞭她的爸媽。愛一個人,就是讓她幸福,不是嗎?

              所以現在我義無反顧地“押送”曉旭登上回程的火車,之所以說“押送”,是因為曉旭不肯回去。在我曉之以理、語重心長的一再勸說下,她這才同意瞭,條件是我得全程陪同,因為,從此後看一眼就少一眼瞭。

              車窗外淅淅瀝瀝下起瞭小雨,曉旭喃喃說道:“這小雨就如同離人的眼淚。”然後再也忍不住,掩面啜泣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我心如刀割,可還得強打精神搜腸刮肚地安慰她。這時對面有人說話瞭:“我說孩子,你們這是怎麼瞭?”

              我詫異地一看,問話的是個五十歲上下的女士,衣著整潔容貌大方,一身運動裝尤顯活力,看上去像是個遊客,此刻正一臉關心地看著我們。

              曉旭一見女士和藹可親的樣子如見親人,加上她此時此刻滿心酸楚需要傾訴,於是一邊流眼淚,一邊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講瞭,末瞭可憐巴巴地說:“阿姨,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啊?”

              女士聽瞭稍稍沉吟瞭一下,然後把目光轉向我,斬釘截鐵地說:“你是個虛偽之極、不折不扣的懦夫!”

              此言一出,甭說我,連曉旭都吃驚得一塌糊塗。我結結巴巴地說:“我、我、我怎麼個懦夫瞭?我這是拔慧劍斬情絲,這是為她好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女士不屑地打斷我,說:“你以為你這麼做很有風度嗎?你以為她將來跟一個有錢的人結婚就一定幸福嗎?錯瞭,全錯瞭,你要知道,有愛才有幸福,愛才是永恒的唯一!”

              我和曉旭傻傻地聽著,女士朝我繼續說:“你之所以送她走,說到底是因為你內心的膽怯,你沒有一丁點的自信,你怕承受不瞭她的愛,更怕將來你碌碌無為而辜負瞭她,所以才假裝理智送她回傢。如果你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,一個有擔當的男人,就應當勇敢地留下她,並且好好愛她,好好工作,讓她永不後悔今天的選擇,讓她的爸媽最終承認你是好樣的,這才是你應該走的道,而不是逃避!”

              曉旭聽瞭一臉期待地看著我,她在等我說句硬氣話,而我早已滿頭大汗,說實話女士的話無情地剝開瞭我的畫皮,句句擊中我偽裝的內心。我掙紮著說:“你說著倒是容易,可如果你碰上這樣的事呢?”

              一言既出,女士身體晃瞭一下,像被一支無形的箭射中一樣,臉色一下子灰暗下來,虛弱地說:“你說得對,我光會勸你,實際上我也是個懦弱的人。當年我也曾遇上過這樣的事,可我最終屈服瞭、放棄瞭……現在我真悔啊!你們知道那種刻骨的追悔莫及是什麼滋味嗎?”

              我情知不妙,我的話說得太重瞭,傷瞭女士的心。曉旭更是瞪瞭我一眼,溫柔地說:“阿姨,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女士失神地搖搖頭,說:“過不去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曉旭又打岔:“阿姨您這是旅遊嗎?”

              女士點點頭,說:“是的。可鬼使神差的,我選中的旅遊景點偏偏打他居住的城市經過。喏,就在前面,過一會火車將會在他的城市停留五分鐘。我思來想去,終於明白我這麼做的原因瞭,實際上就是想感受一下他的氣息,好像停留五分鐘就能像以前並肩而坐五小時一樣。你們不知道,那時候我倆有多麼相愛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女士白皙的臉紅瞭一下,然後強自扭轉頭,顯然她不願意在外人面前,尤其在小輩面前吐露私密。

              我想打破這尷尬氣氛,便沒話找話道:“那麼阿姨,你丈夫為什麼不陪你一同旅遊呢?”